前言:

各种泡沫论充斥着当下的VR产业,没有用户、技术还不够硬、优质内容匮乏等等。但无论怎么唱衰这个产业,“VR代表着未来”是VRZINC一贯坚持的论调,而且在外界各种唱衰的时候,实际上已经有一个和VR结合的产业真正的赚到了钱,色情产业。

近日,京东众筹成立了移动VR产业联盟,本着看看有哪些产品登陆该平台的目的,VRZINC登陆了该平台。不过看到的却是“更懂你的VR智能飞机杯”、“大目狼VR成人用品套装”这些产品,而且众筹到的金额远超原定目标。

%e4%ba%ac%e4%b8%9c

更懂你的VR智能飞机杯进度超过700%

当然,京东本来就有成人用品专区,出现上面这些众筹项目也算不得没来由。实际上,如果你点开京东成人用品专区飞机杯的标签,你会发现单品销售额最高的是某“VR+飞机杯”。

最近又有消息传出日本女优泷泽萝拉为深圳手机厂商小辣椒Player虚拟现实产品拍摄了情趣VR的消息。

既然大家都这么感兴趣,那VRZINC今天就来聊聊,在美国年利润高达130亿美元的色情行业到底对现在的中国VR产业有什么样的影响?

现状:无论你喷我还是爱我,我就在这儿,而且过得不错

首先VRZINC要表明一下立场,我们是坚决反对色情的。

不过无论街头小贩抓了又抓、反复扫黄大保健、线上网站积极封禁,色情却始终存在于我们身边,这是一个事实,天性使然。也有人认为正是千年以来儒家道德思想让我们对于性话题的压抑,导致了相反的结果,越是压抑越是渴望。

3

成人网站手把手教你使用PSVR

而VR产业的浪潮以及沉浸式体验的特性,就像导火索一样,引爆了色情行业的热情。在国外,日本已经举办了两届VR成人嘉年华,Imagine VR和illusion也都做了VR的游戏。Virtualrealporn、VRporn等色情网站更是陆续上线了专门针对PSVR的成人内容并做了操作指南。

到目前为止PSVR平台是没有任何18X游戏的,然而发售不久便被爆出可以连接电脑使用的事实则让人不禁揣测这会不会是索尼给成人内容开的后门。

而Badoink VR更是扬言要把HTC Vive、Oculus Rift、PS VR和即将到来的Daydream平台一网打尽。

在国内,淘宝上VR眼镜盒子大部分都是美女图加上成人、看片这样的宣传词。之前也有记者报道了很多卖VR眼镜的还专门拉了客户微信群,提供各类色情片的网盘。

无独有偶,国内一些移动VR平台内容商店堂而皇之的把美女视频、美女专区这些东西放在显眼位置来吸引客流(打开Appstore搜索VR,大平台的宣传图还是比较正规的,不过一些小平台就不敢恭维了)。

大家都说低配的VR眼镜盒子是看片神器,这个片到底指的是正常的视频内容还是美女视频、又或者是成人大片?(感兴趣看更多案例的可以移步《成人用品网店的集体升维:VR+情趣用品》)

还有开头所说的众筹、以及女优情趣VR的宣传,这样擦边球的案例或明或暗比比皆是。

至此,在国家明令禁止下,PC VR和移动VR还是全部面临VR色情的攻势。

色情行业从业者:VR的普及,成人内容当属必要

Yes,色情行业的从业者绝大多数是幸喜若狂的状态。

4

Illusion的游戏制作人大鹤尚之毫不掩饰地表示“VR的普及,成人游戏当属必要”。早在家用录像机时代,成人内容便已经在对市场的推动作用中崭露头角。同理,“成人内容”也将VR推向了更广范围的人群。当然只依靠“成人内容”是无法健全发展的,因此VR的推广还需要大量“普通游戏”的支持。现在的“成人市场”出现了许多联动设备,为“成人内容体验”提供了许多丰富可能。

VR色情一度把索尼推向了风尖浪口。坐拥庞大用户量,索尼的PS平台一直是色情行业的目标。成人网站Pornhub曾与索尼交涉加入在PS4中加入成人应用。VRporn的创始人Daniel Peterson则公开宣称索尼根本抵挡不住汹涌而来的色情大潮,并迎难而上尝试与索尼接触,结果依然被索尼回绝了。

对于VR色情内容厂牌Badoink VR的CEO Todd Gliderr来说,VR技术与色情产业的搭配简直是天作之合:“VR色情对这个新技术的开发与推动,有着其他内容产业无可比拟的巨大潜力与能量。”

他所创办的BaDoinkVR.com,支持目前市面所有的主流设备,包括HTC Vive、Oculus Rift、PS VR,当然,即将到来的Daydream平台,也是Todd Gliderr的目标。他还希望谷歌,或者业界人士,能够认识到VR色情与足球、唱歌比赛或者其他娱乐内容一样正当,Daydream平台也应该给他们一个正规宣传的窗口。

很显然,色情行业的大佬们正在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

VR从业大佬怎么看?

嗯…至少国内应该不会有大佬出来公然赞同色情行业对于VR的积极作用。

Oculus联合创始人帕尔默和苹果联合创始人沃兹认为,色情行业的潜在用户们的电脑根本带不动VR,真正要推动VR发展还得靠高端游戏用户。

维斯维尔创始人兼CEO戎英杰认为,也许色情内容确实对手机VR眼镜的销量有一定帮助,但从用户使用VR眼镜的频率以及对VR内容的认可来考量,色情内容并没有什么推动作用。

“普通用户不会一直看色情内容,色情内容也不会是VR内容发展的方向。”戎英杰表示,美女和软色情内容在不需要太多策划跟资金投入的情况下,比其它题材的VR内容更容易吸引流量,但事实上色情内容的付费率极低,并没有真的产生能够推动市场前进的价值。

5

3Glasses创始人兼CEO王洁认为,让用户把VR跟小电影联系在一起,对于VR行业的发展来说并不好。

微鲸VR相关负责人表示,VR眼镜之所以需要借助色情营销,主要原因在于市场上缺乏体验较好的VR内容。

大朋VR首席战略官章立表示,不应该过分看重色情需求对于VR产业的推动,如同VR与色情的结合,VR技术可以和众多行业结合,从而互相产生新的推动力。章立认为,VR产业目前的发展已经证明,VR+行业才是VR产业快速发展的根本动力。

色情行业有多挣钱

有数据分析结果表明美国是全球生产色情DVD和web影片产量最高的国家,平均每39分钟就有一部新的色情片产生,整年约有1.3万部色情影片出产,可以赚到130亿美元(约合831亿元人民币)的利润,比起好莱坞一年上映约507部电影,总价值赚的88亿美元的利润还高。

那么中国在国家政策的禁止下,色情行业又是怎样的情况?

据2014年Pornhub发布的绘制地图显示,虽然Pornhub在中国无法正常观看,但中国网民在Pornhub上观看成人视频的视频却是最长的,达到14分34秒,超过美国的10分17秒。而根据时间排名,北京网民16分29秒,上海15分58秒,香港11分14秒。

有一份2009年的数据:

1

甚至还有媒体报道,色情行业是世上最赚钱的行业。这里的色情行业包括街头卖淫、脱衣舞俱乐部、午夜女郎电话等。

不过能挣钱并不代表就一定要去做,我大天朝还是有很多东西如今是碰不得的。

真的想做,还是建议出海,去到那些法律法规允许的地方,在人家划好的框框里好好做。

结论

根据这些大佬看法进行总结,加上VRZINC自己的看法,总结如下:

1.色情确确实实推动了当下VR设备的销售,一味的回避和否定它的作用是不客观的。

Pornhub网站数据显示,每年视频点击量高达789亿次,每用户每人观看11段小电影。Pornhub的每小时访问量210万次,日访问量高达6000万次,每年访问量183.5亿次。在美国18岁-39岁的人群中,46%的男士和16%的女士会每周观看成人片。

6

国内一些知名的VR硬件设备厂商的百度贴吧,充斥着交换资源这样的内容。虽然不想承认,在很多普通民众心中,这确实把VR眼镜和成人片联系在了一起,这对于产业的发展是不利的。

2.造成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很多:天性使然、厂商为了利益的有意引导、优质内容的极度匮乏、本身制作门槛低,这些都是VR行业发展早期阶段性造成的。

如果说我们之前是受到传统思想的压抑,那么近几年来的开放程度让人瞠目结舌,大家对于性的话题也越来越不忌讳。要不是国家法律拦在前面,色情行业的产值估计会翻上几番。

三目猴科技联合创始人吴祥东曾表示,美女题材的VR内容,占了三目VR平台30%-40%的比例。其它平台的美女类视频,能为平台带来比其它内容多1倍的流量。

内容团队也不甘示弱,为什么当下美少女养成题材的游戏越来越多?其实大家也都明白,游戏本身不是关键,卖人设、卖脸蛋来激起用户的荷尔蒙。

最后VR色情片制作成本低廉也是关键的因素。

Todd Gliderr 称,VR色情片制作成本几乎是传统色情片的两倍,多出的钱,几乎都花在了后期制作上。然而相比之下,有报道称4分钟的VR宣传短片,报价就高达50-60万元。制作门槛,高下立判。

3.优质内容的缺乏导致了用户用设备也只能体验下色情片,那么有了优质内容,色情就会远离VR么?显然也不会。

纵观以往辉煌的DVD,包括现在的互联网,色情依旧活得好好的,而很多厂商营销的首选依旧是大胸、美女这样的元素。

优质内容真正能做到的,是扭转民众对于“VR设备约等于色情”的错误认知,让他们用VR设备可以看和玩一些更加健康优质的内容。

其实现在一些厂商已经在努力举办各种开发者活动和大赛,但目前来说亮眼的产品还是太少,需要大家一起持续努力。(打个广告,有料的内容团队可以和我们联系帮助宣传报道)

4.VR色情必然不会在这个表情包都想要监管的国度成为主流。

国家法律高压线在前,作为VR从业者,我们能做到的,就是端正自己的态度,从个人出发来为这个行业的健康发展做点什么。

后话:

面对VR色情,大抵有四种人,冷眼旁观、破口怒斥、喜笑颜开、还有表面上骂着转过身积极拥抱的。而对于那些色情行业从业者来说,无论你喷我还是爱我,我就在这儿,而且过得不错。

VR色情的泛滥确实是当下VR发展阶段性造成的,不过做VR硬件、内容还是平台的从业者都要思考,是为了自家品牌考虑洁身自好还是为了眼下抢占所谓的用户量,铤而走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