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总挺好的,至少从来没有亏待过员工。不然,为何我们还要在FaradayFuture(FF)继续干下去。对于搞新能源车技术人员来说,目前是不愁找工作的。”一位FF北京分公司的员工对凤凰网财经表示,“现在就希望能把车造出来,这可是宇宙第一车。”

一位FF北京员工透露,在10月19日,恒大正常的第二次发薪日,员工正常收到工资了,包括此前参与讨薪的员工。虽然“讨薪”事件似乎暂告一段落,但归结于许家印和贾跃亭矛盾根源的重头戏却还在后面。

据知情人士透露,贾跃亭以Smart King的名义在香港对恒大提起系紧急济助申请和紧急仲裁程序。接近FF人士表示,预计明天出仲裁结果,但据说恒大要补充材料,可能还要推迟。

一名FF员工表示,恒大的资金进来后确实解了FF的燃煤之急,此前造车业务几乎停滞。资金进来不久,FF就进行了扩张,比如广东拿地建厂,北京方面还扩招了30%至40%的人员。“不过,此次恒大和FF的矛盾肯定对FF91量产和造车不利,会拖慢整个造车的节奏。”

另据36氪报道,由于投资方恒大健康未能履行其承诺并支付其同意支付的款项,导致FF正在面临财务困难。美国时间10月21日(北京时间10月22日),FF通过全员邮件表示:公司因此被迫将对全员降薪20%。其中,公司创始人兼CEO贾跃亭将只领取一美金年薪,并已与新融资展开洽谈。

贾跃亭的造成梦,还能实现吗?

风波中的FF北京分公司

自贾跃亭和许家印闹掰,尤其是“恒大欠薪”事件爆发后,位于北京东四环外的FF北京分公司睿驭汽车(北京)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睿驭汽车)成了风波的主角。

睿驭汽车位于北京市朝阳区酒仙桥北路7号的电通创意广场,该广场位于798艺术区北侧,是一个由旧工厂改造而成的文化创业园区。走进园区,部分地方还留存着老旧的机器和红色砖墙建筑,这与改造后的现代创意办公楼形成鲜明的对比。

睿驭汽车位于园区的中间地带的13号楼,是一个新式的双层办公楼,占地规模约1万多平方米。倒闭之前的乐视体育也曾在这儿办公,还包括位于13号楼对面的12号楼,这两栋楼总面积达2万5千平方米,能容纳1500人。

一位FF员工透露,“最初乐视汽车在12号楼办公,占了12号楼的一半区域,乐视体育办公地点为13号楼和12号楼的剩下一半区域。2016年11月份乐视资金危机爆发后,乐视体育发展受阻,人员逐渐减少。2017年下半年,13号楼也空了出来,乐视汽车搬进去了。12号楼也空了出来。”

目前,12号楼部分区域转租给了汉能公司,其余大部分区域仍然空空荡荡。“去年底或今年初,汉能公司才搬过来办公的,”一位汉能公司员工说道。

相比其它公司,睿驭汽车显得有些低调,门口并未标注公司标识。多数园区工作人员称并不知晓这家公司,反而一位送快递的师傅提到园区有一家叫“法法”的汽车公司。

睿驭汽车、上海法冉汽车技术有限公司、睿驰汽车科技(广州)有限公司和恒大法拉第未来汽车科技(广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大法拉第科技)均由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改名后的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广东)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大法拉第广东)全资持股,其中包括睿驭汽车的前述3家公司法定代表人为贾跃亭老乡王志刚,恒大法拉第科技和股东恒大法拉第广东法定代表人为恒大高科技集团副总裁、恒大健康副董事长兼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董事长彭建军。

10月16号曝出的“FF讨薪员工”主要来自FF北京分公司睿驭汽车和上海分公司(上海法苒汽车技术有限公司)。一位FF员工表示,恒大进来之后,公司管理方面、人事结构以及审批流程都有很大的变化。

据知情人士透露,事件起源于一个月之前换签合同一事。一个月前,恒大方面以总部更名为由和员工协商重新换签合同事宜,并就此和员工进行多次沟通。新合同的主要变化为薪酬体系结构进行了调整,原FF公司的薪资结构为,年薪70%按月度发放,30%按年度发放,发薪日为每个月15日,员工绩效最差是12薪,最好16薪,一般为14薪。恒大FF中国则调整为年薪100%在月度发放,其中50%为基本工资在每月5日发放,50%为综合奖金在每月20日发放,另外还会根据规定计算额外绩效奖金,这部分工资是在每月20日一并发放。

一名FF员工表示,在签合同之前大家都有顾虑,担心是否会出现恒大新班子的排挤以及减薪和社保缴纳问题。多次沟通之后,大多数员工重新换签了新合同。而参与“讨薪”的这60多名员工由于各种原因未续签。10月15日,到了原FF正常的发薪日,截止到下午6点,这60多名员工发现工资仍未到账,有员工在FF中国500人员工群中询问发薪事宜,恒大法拉第高管无任何回应。半小时后却勒令解散公司员工群,最终导致了事件的进一步升级。

“这些员工以为即使不换签新合同,工资也会按照FF原来的发薪方式进行发放,实际上到了原FF发薪日,大家并未收到工资,所以有了‘讨薪’一事,”一位知情人士透露。

欠薪事件曝出的第二天,恒大法拉第中国便从广州派出代表与北京讨薪员工代表进行协商。

据36氪报道,在谈话开始前,恒大将员工的手机没收,禁止录音或与外界联系。广州代表谈到由于目前资金困难,19号才发薪,同时否认N+1补偿方案以及职责FF融资困难,募资主要靠借贷。此外,恒大对部分员工开始实行强制措施,要求未换签合同的员工在北京交接工作,到广州上班。

据每日经济新闻报道,截至目前,与恒大FF中国还没有换签新合同的员工人数有58人,绝大多数是原乐视老员工。在这58名员工中,没有正常出勤的有5人;11人长期在美国;10人准备去美国工作正在办理签证;9人主要为贾跃亭个人品牌传播服务的员工。

另据知情人士透露,已有多名员工陆续向朝阳区劳动仲裁委递交了仲裁材料,申请劳动仲裁。申请劳动仲裁的员工中有4位IT部门的员工于10月18日提出了离职。因为这4位员工在10月12日收到了来自恒大FF中国的邮件,要求原FF五位IT部门员工转调广州南沙办公。根据邮件内容,恒大FF中国通过邮件通知IT部门五位还没有转签的员工,从10月17日开始在南沙打卡工作。

而此前曝出的FF员工拒缴印章和档案一事实则发生在“欠薪”事件之前,与欠薪事件并无关联。据知情人士透露,该名员工为乐视老员工,目前已经被恒大法拉第中国开除。

10月19日,FF北京员工透露,恒大正常的第二次发薪日,员工正常收到工资了,而此前参与讨薪的员工也收到工资了。

FF北京员工表示,FF的技术研发主要由北京和美国的两家公司承担。“我们直接和FF美国沟通,和恒大法拉第广东沟通很少。北京这边的员工经常来回飞美国,和贾跃亭接触也会较多。”

“欠薪”一事只是间接暴露了恒大系和FF系内部矛盾的苗头,虽然目前暂告一段落,但归结于许家印和贾跃亭矛盾根源的重头戏却还在后面。

控制权花落谁家?

据知情人士透露,贾跃亭以Smart King的名义在香港对恒大提起系紧急济助申请和紧急仲裁程序。接近FF人士表示,预计明天出仲裁结果,但据说恒大要补充材料,可能还要推迟。

“这次仲裁的结果非常关键,如果仲裁成功,将有利于贾跃亭的地位和推进FF接洽新投资方。但是如果失败,由于恒大占有股东席位,可能会影响下一步FF的融资,同时可能会影响到贾跃亭对公司的掌控,”一位内部人士表示。

最初,矛盾源于双方在7月签订的在原投资协议下的补充修订协议,补充协议提到满足一定条件,恒大方需提前支付部分投资款。截止到8月1日协议付款最后时限,双方并未达成一致,恒大并未付款。据知情人士透露,此后,恒大进一步要求将FF位于北京和上海的研发团队收入囊中。

10月3日,SmartKing向香港国际仲裁中心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有的有关SmartKing(全资持股FF美国和FF中国公司)融资的同意权,并且要求解除包括投资协议在内的所有协议,剥夺恒大在相关协议下的全部权利。10月7日晚,恒大进行反攻,发布声明指责贾跃亭烧钱太快。10月8日,FF进一步回应,指责恒大不仅不付款,还阻止其进行新融资。

恒大健康提到,FF利用其在SmartKing多数董事席位的权利操控SmartKing,在没达到合约付款的条件下,要求其提前支付融资款。未达目的,贾跃亭提出仲裁,要求剥夺恒大作为股东享受的有关融资的同意权,并解除所有协议,剥夺恒大在相关协议下的权利。

FF声明则提到,恒大未能在最初的8亿美元投资之外支付任何承诺的额外款项,尽管FF及其首席执行官遵守了义务,满足了2018年7月协议规定的所有融资条件,但恒大还是收回了付款,试图获得FF中国和FF所有知识产权的控制权和所有权。FF还称,恒大不应该在暂停投资的同时,阻碍FF接受其他的融资或投资方案。

双方公开声明直指控制权之争,矛盾公之于众。“从商业角度来看,许家印投资FF肯定有所图,不仅是看好新能源车市场,同时也寻求更大的利益,比如控制权。贾跃亭孤注一掷造车,寄FF很大希望,他肯定不愿意放弃控制权,”一位业内人士认为,“不过,在许家印投资FF时,贾跃亭就应该做好失去控制权的准备。”

FF的股权结构图

此前,据接近恒大方面的人士透露,许家印投资FF看重的是新能源车市场的发展前景以及FF的技术,和贾跃亭无关。相关公告也不愿提及贾跃亭,和孙宏斌一样,有意去贾跃亭化。

今年,6月25日,恒大宣布投资贾跃亭的法拉第未来后,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恒大法拉第中国)于8月正式成立。从恒大法拉第中国的领导班子来看,清一色恒大系操控大权,包括恒大集团总裁兼法拉第未来集团董事长夏海钧,恒大高科技集团副总裁、恒大健康副董事长兼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董事长彭建军等。

同时,FF相关公司名称陆续“戴”上了恒大的帽子。今年7月,睿驰智能汽车(广州)有限公司更名为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广东)有限公司。8月,睿驰汽车销售(广州)有限公司变更为恒大法拉第未来汽车销售(广东)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和执行董事兼经理均为彭建军。10月16日,恒大法拉第广东又在北京成立了新公司恒大法拉第未来汽车科技(北京)有限公司,注册资本5000万人民币,企业法定代表人由刘浩担任,副总裁一职目前则由恒大法拉第未来智能汽车(中国)集团有限公司担任。

许家印步步为营,贾跃亭似乎也不甘示弱,一边忙于仲裁,一般积极寻找新的投资人。

“对于贾跃亭而言,他已经孤注一掷造车,这也是目前他翻身的唯一机会。所以,他的底线是不能失去FF控制权,”一名内部人士表示。

据新京报报道,贾跃亭方面不希望恒大一家独大,意欲通过融资稀释恒大控股权。至于提出仲裁,则可能涉及到控制权争夺,不排除是贾跃亭在难以如期兑现量产承诺、可能失去控制权的背景下走的一步险棋。根据此前恒大作为投资方与FF原股东签订了对赌协议,如果FF 91不能按时量产,那么FF的控制权将全面转移到恒大手中。这也意味着贾跃亭或失去控制权。

不过,一名律师对凤凰网财经表示,“贾跃亭想通过仲裁让恒大出局不太现实。从声明来看,恒大肯定不同意提前支付投资款给FF,FF面临资金问题,有意引进第三方进行投资。然而,引进第三方投资可能会稀释恒大方面的股份,恒大或不同意股权份额变少,或阻止第三方投资的进入。”

此外,双方声明在资金方面各执一词。恒大方面称,其支付给贾跃亭实际控制的FF的8亿美元已基本用完,并被要求再提前支付7亿美元。FF称,2018年7月,恒大主动提出签署原投资协议的补充修订协议(三方协议),并同意在原合约约定日期之前,进一步向FF提供资金保障,包括在2018年内支付剩余12亿美元中的5亿。

“具体协议内容不知情,但从贾跃亭角度来说,他只想把车造出来,如果恒大持续资金支持,他不会主动翻脸。FF现在最缺的就是钱。”一名接近FF的人士表示。

另据一名知情人士称,此前恒大第一笔投资的8亿美元并未完全给贾跃亭,目前花了不到5亿元,且部分资金花在了在国内,比如用作南沙拿地等。对于FF是否烧钱太快?该名人士认为,此前FF拖欠了部分供应商欠款,至少有1亿还了供应商欠款,剩下的才用来造车。

那么,后续将何去何从?DCCI互联网研究院院长刘兴亮认为,贾跃亭有着FF的1:10的投票权,他舍弃FF利益而保留投票权为FF续命,所以绝不会放弃FF,FF去贾跃亭化没有谈判空间。双方争斗的结果大概率是第三方接盘,没有妥协只有出局。

贾跃亭造车梦还有戏吗?

“此次恒大和FF的矛盾肯定对FF91量产和造车不利,会拖慢整个造车的节奏,”一名FF员工表示。

该名员工也透露,恒大的资金进来后确实解了FF的燃煤之急,相当于是救命钱,此前造成业务几乎停滞不前。资金进来不久,FF很快进行了扩张,比如广东拿地建厂,北京方面还扩招了30%至40%的人员。

一切似乎进展顺利。8月29日,贾跃亭发布了最近的一条微博,其表示FF91第一辆预量产车已经生产完成,1500多种高科技零部件从全球各地汇集到FF加州汉福德工厂,新物种FF 91终于来了。据FF官方微博10月9日消息,第一辆FF91预量产车G2-8参加了“919 Futurist Day”活动后,在FF洛杉矶总部紧锣密鼓的进行第二阶段测试,在完成了底盘升级与高度调试后,将前往亚利桑那州进行空气动力学以及滑行测试。

此前,据The Verge 报道,作为法拉第未来的首款也是唯一一款试生产汽车,FF91在今年9月末发生起火事件。该媒体还报道,法拉第未来再次出现了拖欠款项的问题。一些供货商和销售方已经数个星期没有收到款项。法拉第未来采用了各种手段拖延付款,包括公司财务离职、支票需要签名等理由。至少已经有三家供货商已经向加州政府申请保全财产。

“我们并不知晓FF91起火事件,主要还是美国方面的员工在场,所以具体情况并不知晓,”一名FF北京员工称。

FF提供的资料显示,FF在多项技术指标上已全面领先行业标准,实现了动力系统、车辆平台、自动驾驶、人工智能、计算平台、互联网系统等六大领域的技术变革。FF在中美两地提交申请专利接近1500件,获得专利超过380件。FF在全球拥有超1000名新能源汽车、计算机算法、互联网、信息系统、人工智能等方面的科研专家。

一位FF老员工对于FF造成进展表示遗憾,其称,早在2016年,贾跃亭就已造出了第一辆新能源现造车,而当时国内还没有任何一家汽车公司做到了。然而乐视系的资金危机,导致造车也被耽误了一年多。“而2017年正是新能源车行业狂飙突进的一年,而我们的业务基本却停滞,现在我们重新起步,就已失去了‘先发制人’的优势。”

而许家印和贾跃亭矛盾升级,让造车梦更加扑朔迷离。

据36氪报道,由于投资方恒大健康未能履行其承诺并支付其同意支付的款项,导致FF正在面临财务困难。美国时间10月21日(北京时间10月22日),FF通过全员邮件表示:公司因此被迫将对全员降薪20%。其中,公司创始人兼CEO贾跃亭将只领取一美金年薪,并已与新融资展开洽谈。

一位接近FF的人士透露,FF应该是有了新的投资方。FF在声明中也多次提到新的融资方,关键看仲裁结果,如果顺利的话,新投资方进来了,FF资金问题就可以解决了。

另一位业内人士则认为,FF需要的资金投入是非常巨大的,国内很难有此财力的公司再去投资贾跃亭的FF。

FF员工介绍,“FF造车成本确实非常高,因为创新程度很高,几乎所有的部件都是定制或者自主研发。早在2016年,FF的α车的成本就达到了几千万。目前FF91第一辆预量车正在测试,量产就意味着从生产线上出来的成品,肯定需要大量的钱。”

刘兴亮认为,F 91的预量产车已下线,而且工厂招聘培训改建都已经很大进展。目前FF 91对资本的吸引力和说服力跟一年前不可同日而语,恒大拿资金已经威胁不了贾了,拿到其他资金帮助并非不可能。

其还指出,贾跃亭投资的另一个电动汽车公司LucidMotors已获得超过10亿美元的投资,贾跃亭和FF拥有其将近四成股权,如果按50亿美元估值,那么贾手里握有比较大的一个资产可作为筹码。接近量产的FF在资本市场上不会缺钱,唯一要考验的就是贾跃亭的名声。

“最近几个月,我们都在频繁飞美国,为FF91量产做准备。一切都在按部就班地运行,没想到又出了这样的事情,”一名FF员工感叹道。

多次走访FF北京分公司发现,在谈及恒大和FF的争端时,多数员工缄默不语,但谈及贾跃亭本人时,员工对他评价都是积极正面的。“我们老板人很好。”“相信贾总的造车梦终究会实现的。”“贾总是一个没有架子的人。”“他不懂商场的规则,一心只想造成车。”“我们非常支持贾跃亭。”“FF员工都非常相信贾总。”…….

一位此前从乐视离职的员工也表示,“贾总对自己人好,眼光不错。我们都离职了,对拖欠的工资不报希望了,但最终乐视还是正常补给了工资。”

另一位新加入FF的研发人员坦然道,“我对公司内部矛盾不清楚。但是我们来这儿确实看重FF的技术和未来。”

“贾总挺好的,至少从来没有亏待过员工。不然,为何我们还要在FaradayFuture(FF)继续干下去。对于搞新能源车技术人员来说,目前是不愁找工作的。”一位FF北京分公司的员工对凤凰网财经表示,“现在就希望能把车造出来,这可是宇宙第一车。”

FF曾介绍,FF91是FF首款高端车型,设计0-96公里加速2.39秒,最高续航700公里,搭载多个智慧感测器和智慧升降3D镭射雷达,无人自动泊车、面部识别技术、无缝进入系统等前沿技术。拥有多达10块大屏、光速网络入口,实现移动办公、娱乐休闲等智慧出行。

宇宙第一造车梦,还能实现吗?

来源:启阳路4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