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全年上线了197档网络综艺(以下简称“网综”),比2016年同比增长53%,播放总量高达552亿次,比2016年同比增长120%。从这组广电总局统计的数据看来,2017年是当之无愧的“网综元年”。随着网综数量上涨,我们也发现了一些问题,那就是节目同质化现象严重。

就拿选秀节目来说,选秀节目无非是一群心怀梦想的人来到星光熠熠的舞台展示自己,胜出者将有机会签约经纪公司出道。这么多年来一直是这样的模式,观众也难免审美疲劳,节目组也开始想办法推陈出新,一款叫做《偶像练习生》的选秀节目映入了我们的眼帘。

换汤不换药的《偶像练习生》

《偶像练习生》虽然打着偶像男团养成类真人秀节目的招牌,但是其本质依然是选秀节目,不过它突破了原有选秀节目的桎梏,在选手方面做出了改变。

在此之前,国内选秀节目的选手以素人为主,从最早的《快乐女声》、《我型我秀》到后来的《燃烧吧少年》和《蜜蜂少女队》均是如此。

所谓“素人”是指那些没受过专业训练,喜爱唱歌、跳舞的业余人士。而《偶像练习生》的参赛选手并非素人,而是都参与过专业训练的练习生。

“练习生”是经纪公司从素人中选拔出的潜力股,经过专业训练,练习生有机会正式出道成为偶像、歌手。

《偶像练习生》由爱奇艺和鱼子酱文化联合制作,爱奇艺独播。将选手定为练习生而不再是素人不仅开辟了选秀节目新模式,更是出于资本方面的考量。

爱奇艺是一个视频平台,流量是它的优势,但是如果想正式进军娱乐圈,拓宽自己的泛娱乐生态,艺人是必不可少的要素之一。近年来我们看到爱奇艺打造了不少爆款网综,其中有同样是音乐选秀题材的《中国有嘻哈》。

在《中国有嘻哈》这个节目中,爱奇艺挖掘出了不少嘻哈人才,当然负面消息也不绝于耳,但更为重要的是通过这个节目,爱奇艺让嘻哈真正走入了大众的视线,孵化出了一个名为“嘻哈”的IP;另外,通过这个节目爱奇艺旗下的艺人经纪公司也签约了一些嘻哈艺人。

我们可以从《中国有嘻哈》上得到启发,爱奇艺今年打造的《偶像练习生》也是为了争取到一些练习生的经纪合约。从赛制我们也可以看出事实的确如此,《偶像练习生》将从国内外各大经纪公司选拔100名练习生,最终优胜的9人将组成全新的偶像男团出道。

从组成全新偶像男团的那一刻起,爱奇艺将可以和这9名练习生的原经纪公司共同享有他们的经纪合约,为期18个月。

对于经纪公司而言,这也是一件稳赚不赔的买卖。参赛的练习生或已在某个团体内出道了,或依然处于练习生阶段。不论他们处于哪个阶段,他们都需要曝光量,提高曝光量对于他们而言利大于弊。既然经纪公司派了这些练习生去参赛,那说明公司还是较为看好他们的,哪怕暂未出道,都是希望他们能有出道的那一天。

爱奇艺的《偶像练习生》无异于为练习生提供了一个曝光平台,练习生曝光量提升后就有可能收获更多粉丝,粉丝量增多后意味着自身的流量价值就更高了,这不可谓不是一箭双雕的美事。

出道不等于得道

很多选手对选秀节目有一个误解,他们认为只要在选秀节目中优胜出道就等同于圆了自己的偶像梦。的确,出道后他们就是名副其实的偶像,但是他们的梦想真的是这样吗?其实不然,他们想成为的是有影响力的偶像,流量小生这种级别的偶像,参加选秀节目只是他们迈出的第一步。

从选秀节目走出来的歌手不在少数,如张杰、何洁、张碧晨和李宇春等。这几位是近年来还活跃在大众视野的比较出名的,但是绝大多数还是变成了沧海遗珠。

就拿众所周知的《快乐女声》和《快乐男声》来说,每一届的前三甲几乎都签约了天娱传媒,但是合约到期后却纷纷选择不续约,甚至在合约期内闹出解约的新闻,这不禁让人联想是否与天娱传媒的运营和管理方式有关。

大多数《快乐女声》和《快乐男声》的选秀优胜者在与天娱传媒签约后就火了一阵子,专辑也仅有一两张,之后就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参加选秀节目的那段时间反而成了他们最风光无限的时候,由此可见天娱传媒并不擅长培养偶像歌手,他们擅长的只是挖掘这方面的人才。

当然,也有例外,如张杰、华晨宇和李宇春的发展状况还算不错,不过这并非全是天娱传媒的功劳,更大的功劳属于这些歌手个人。张杰在当年参加《快乐男声》比赛后不久就与湖南卫视的台柱子之一谢娜相爱了,有了谢娜的鼎力指出,张杰在娱乐圈的资源不言而喻。

华晨宇因自己独特的曲风吸引了一波迷妹,也顺利问鼎2013年《快乐男声》冠军,同年推出首支个人单曲,在代表湖南卫视参加2013直通春晚时,成为首位获得2014央视马年春晚邀请函的选手。上春晚无异于镀了一层金,这为华晨宇此后在娱乐圈的发展加了码。

而李宇春虽然早在2010年与天娱传媒的第一次5年合约就到期了,但因与龙丹妮的个人因素,选择与天娱续约5年。同年年底,天娱传媒为李宇春设立个人工作室,所有事情由李宇春本人定夺,天娱传媒只给出参考意见。

没有人比自己更了解自己,所以李宇春自然知道怎样规划自己的演艺生涯才是最好的。像李宇春这样成立个人工作室后比在经纪公司下发展得更好的例子也是屡见不鲜,范冰冰、张艺兴等皆是如此。

大多数选秀出身的艺人都只能火一段时间,除了跟经纪公司有关,在某种程度上跟他们自身也有一定的关系,当然,市场也是影响他们的一个重要因素。

这些艺人的大多数收入来源于专辑、通告和演唱会,其中专辑和通告占大部分。艺人在娱乐圈的地位是呈金字塔形的,大多数流量还是集中在少部分艺人的身上。选秀出身的艺人不胜枚举,一款选秀节目的艺人几乎都会签约同一家公司,这样很容易造成经纪公司无暇顾及所有艺人的情况。

艺人有活动时,经纪公司也容易产生宣发疲软的状况,宣发不出力几乎等于输在了起跑线上,专辑销量自然难以上去。销量不好,公司就会认为该艺人没有市场,资源配给地就会更少,从而形成恶性循环。

也许有人会提出异议,《偶像练习生》和从前的个人选秀不同,是将优胜者组成新的组合出道,组合出道从某种角度来说有一定的优势,组合内的成员各不相同,可以满足不同口味的受众。

不过这种模式的选秀节目曾经并非没有出现过,如《燃烧吧少年》和《蜜蜂少女队》,从这两款选秀节目走出来的男团“X玖少年团”和女团“蜜蜂少女队”作品也甚少,目前也一直处于一个不红但仍活着的尴尬地位,大多数观众对其也是知之甚少。

但是就此下定论《偶像练习生》的胜出者也会如“X玖少年团”和“蜜蜂少女队”一样徘徊在十八线还为之过早,毕竟它此次推选的是练习生而不是素人,背后也有经纪公司扶持,所以还是有一定区别的。因此,《偶像练习生》的胜出者是否能如他们所愿披上星光站上顶点还有待商榷。

提高综艺原创力任重道远

随着《偶像练习生》的走红,一些负面消息也不胫而走,《偶像练习生》抄袭韩国综艺《PRODUCE 101》的言论甚嚣尘上。

《PRODUCE 101》是一档由韩国Mnet推出的选秀节目,节目模式与《偶像练习生》雷同,选手均来自经纪公司现有的练习生,练习生将根据表现分为A、B、C、D、F五个等级(从上到下),F级意味着淘汰,最终胜出的练习生将被组成新的偶像团体正式出道。

除了评分机制,节目流程和舞美也不尽相似。以至于Mnet都向爱奇艺发出了声明,对《偶像练习生》侵权《PRODUCE 101》之事深表遗憾,而爱奇艺方面目前并未作出任何回应。

此前爱奇艺的大热综艺《中国有嘻哈》也被指神似Mnet综艺《SHOW ME THE MONEY》,爱奇艺方面同样也未曾作出回应。

除了这两款综艺,国内神似韩国综艺的节目并不在少数,文娱商业观察曾对神似韩国综艺的国内综艺进行了不完全统计。

我们发现这些综艺在取得高收视率的同时,也毁誉参半,都因神似韩国综艺,有趣的是,这些节目组从未对负面言论做出回应。这些节目的灵感来源于何处,想必只有节目组心里清楚。

其实国内并非没有优质原创综艺节目,《声临其境》和《国家宝藏》的出现就是一剂振奋综艺界的良药,只是原创数量太少,而且如果不会营销造势,就算口碑好,也很容易被其他会营销的综艺节目盖过风头。

截止2月5日14:54,根据猫眼数据显示,《偶像练习生》在网络播放量排行榜上排第5名,而《国家宝藏》才屈居第25名。这二者的口碑与排名却不成正比,《偶像练习生》豆瓣评分仅5.1分,而《国家宝藏》却高达9.1分。

《国家宝藏》并非在品质上败给了《偶像练习生》,而是败在了宣发和流量明星上。《国家宝藏》的大多数参演嘉宾都是像张国立这种有演技但无流量的艺人,几乎只有易烊千玺这一位流量明星。

而《偶像练习生》的嘉宾是张艺兴、王嘉尔、李荣浩、欧阳靖、程潇和周洁琼。前二者都是流量明星,虽然王嘉尔略逊于张艺兴,后四位也均自带话题性。另外还有一点,相比《国家宝藏》这种科普节目,大多数观众还是更爱《偶像练习生》这种接地气的节目。

想要摆脱疑似抄袭韩国综艺的舆论,提高综艺原创力是当务之急,与此同时,提高宣发水平也很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