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剧,终归是闹剧,被捅刀子的迅雷还是出手了。

最终,这场横刀相向的内讧风波以於菲卸任而展开了新一轮的角逐。

四则檄文

11月28日上午,迅雷发布公告,对迅雷大数据旗下金融业务撇清关系,呼吁广大投资人谨慎对待。

迅雷大数据随即回应,否认迅雷撇清关系的说法,随即把矛头指向迅雷CEO陈磊和玩客币。

当晚立刻发生了第二回合的交锋,迅雷强调法律途径维护权益,而迅雷大数据则是继续揪着陈磊和玩客币不放。

从公告内容来看,迅雷是中规中矩的公司口吻,而迅雷大数据则个人化倾向较为明显。一天之内的两回合争锋,导致迅雷当天股价立刻下跌13%。

通过挖掘迅雷与迅雷大数据的关系,原迅雷高级VP(法务负责人)於菲浮出水面。

迅雷方表示,2016年8月,迅雷投资了迅雷大数据公司,金额为1000万,占股43.16%。2017年1月10日,在未经过迅雷公司董事会批准、内部审批流程和有明显严重利益受损且不知情的情况下,迅雷大数据公司发生股权变更,使迅雷占股被稀释至28.77%,迅雷失去了董事会席位。

据公开信息,目前,迅雷大数据公司的大股东为天津市相成科技合伙企业,占比30%。这家企业中,於菲的个人持股比例达66%。此外,其中之一股东为天津葆光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由於菲完全控股。除相成科技外,紫光谷网络科技等亦有於菲参股。也就是说,因此,於菲至少掌握了迅雷大数据公司40%的投票权和决策权。

迅雷方表示,於菲获得股权,却从未履行任何实际出资义务,即於菲未实际支付一分钱就获得多家公司的股份。

於菲干了啥?

除了没出钱拿股份外,据迅雷方透露,於菲担任法务部负责人过程中,在迅雷集团不知情的情况下,签署了不平等条约。主要包含两个方面:无偿提供大体量UV和无条件的品牌授权。

迅雷需要每天无偿的、免费提供3000万的迅雷UV流量给到迅雷大数据公司,按照每UV 20-30元的行业均价计算,3000万UV 的价值相当于6-9亿元。迅雷大数据公司及其旗下所有分公司,皆免费并且终身可使用迅雷公司的品牌,以迅雷名义从事任何业务,并且不予迅雷知情权和董事会席位。

这也解释了迅雷大数据股权变更未经迅雷董事会批准、旗下金融业务不知情的原因。

忍无可忍的迅雷

迅雷方向蜜蜂网表示,本次公告的目的是为了维护股东和股民的权益不够侵害,保障迅雷品牌不受侵害。当两者划清界限,迅雷集团不在输血,迅雷金融的用户确实有遭遇巨大损失的风险。

说白了,迅雷原本发公告想要做的是取消之前签署的不平等协议,收回品牌,与迅雷大数据及其金融业务撇清关系。

然而,令迅雷集团没想到是,本该理亏的迅雷大数据跳出来反咬一口。在之前两份公告中,迅雷大数据对协议问题避重就轻,反而追着陈磊和玩客币的问题猛打,试图转移公众的注意,并造成迅雷股价的二次崩盘。

愤怒的迅雷发布於菲的停职公告也是不再留情面的表现(前两份公告不提於菲其实还是念情份),虽然其也是陪伴一起上市敲钟的元老,但总要有人为损失负责。

据网易科技向於菲助理确认,於菲目前已经辞去大数据公司董事长职务,股份也在变更中,现在不持有任何股份。显然,於菲是想通过变更股份的方式逃避责任,否认参与迅雷大数据的回应公告。

对此,迅雷表示会请相关执法、监督部门展开调查利用职务,以权谋私的情况。

以权谋私,中饱私囊的案例数见不鲜,撕破脸皮锒铛入狱的上市公司高管也不再少数。然而,像迅雷大数据将问题放在台面之上,意气用事与迅雷集团公开互怼,抱着“一损俱损”的态度,这种损人不利己的事情却是少见。

当然迅雷也要敲响警钟,在玩客云阴影还未散去的节骨眼,被“自己人”捅刀子,并造成恶劣的影响,加强公司内部监管体制很有必要。